为居民送药的武汉社区志愿者
来源:为居民送药的武汉社区志愿者发稿时间:2020-03-28 05:24:25


从《纽约时报》这篇报道来看,目前多数使用该平台求助的人,是那些因为新冠疫情而出现经济困难、失业的人,或是小企业/餐馆的老板面临支付员工工资的困难乃至倒闭的风险。其中在3月20日-3月24日这4天里,求助的信息就增加了60%,从2.2万个涨到了3.5万个。

小陈对美国前期的准备工作很不满意,“连基本的疫情信息都不对称。纽约时报上周说,临床数据显示,年轻人和老年人感染几率差不多。这让我很生气,这事儿中国两个月前就发现了,美国非得自己花这么大代价再发现一遍。”

虽然身边有华人朋友回国了,但正在读博的小陈选择留了下来。

图自《纽约时报》的报道

3月9日,同学们一起回到校园。谁也没料到疫情在这之后恶化的速度会如此之快:一周内,美国的确诊病例从69例增长几乎十倍。

“为了顺利回国,朋友预定了5张机票”

3月27日早上,Ella按照惯例和远在成都的父亲通了视频电话。父亲反复叮嘱女儿“安心在宿舍待着,不要担心”。然后,父亲又给女儿演示了一边戴口罩的正确方法。

最后,《纽约时报》还通过采访列出了一些如何能让人们更好的筹到钱的办法。但该报也指出,平时利用GoFundMe求助的人中,只有27%的人能够实现他们的众筹目标,而在如今的疫情之下,只怕情况会更加艰难,除了僧多粥少,还因为原本的援助者可能自己也在面临困难。

此前,在和父母视频通话中,Ella也和他们交流过是否回国的犹豫和挣扎——“留下来感觉很孤独,回国又担心辗转中被交叉感染”。

特朗普表示,美国政府将使用“高度危险”、“中度危险”或“轻度危险”来给全国各郡进行分类,分类标准将取决于与国家公共卫生官员及科学家密切合作所制定出的分类标准。